田园泥土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原创】李天一轮奸案,其父母不道歉根源何在?
浏览数:1 

【李天一家长不道歉】李天一家长为什么不道歉?继“带套就不算强奸”后,“轮流发生性关系”又火了!截至昨日,本案的受害人杨女士终于打破沉默称李天一家长至今仍未不道歉。李天一家长不道歉,冷漠态度令人难以理解。李双江、梦鸽不道歉的背后究竟有何隐情?

李天一案发生已四个多月,案件的受害人杨女士始终保持沉默。从轮奸到“轮流发生性关系”再到律师请辞——李天一案的扑朔迷离不得不让人再次感受到中国官场哲学的博大精深。

昨天,杨女士委托律师首次向京华时报记者透露,李天一伙同他人轮番施暴,给杨女士身心造成极大伤害,理应依法受到严惩。截至目前,李天一的监护人未向受害人表示最起码的人道同情和歉意,冷漠态度令人难以理解。

我们假设李天一案真的按照“轮流发生性关系”定案,那么李天一可能就会被无罪释放。难怪李双江、梦鸽夫妇在事发之后为什么一直不道歉了,原来他们尽琢磨着如何玩文字游戏了,哪有时间精力给受害人道歉?

如果其他四个人有强力背景,那就证明李天一被推到前台是一定的,李双江、梦鸽不道歉也是一定的,即使严判李天一,过段时间也会出来,因为其他四个人的家长不会看李天一长期坐牢,对他们不力利。

后台硬的人伤不起,朱德元帅最小的孙子朱国华是个高富帅,曾与30多位女性轮流发生性关系,每晚的女朋友都不一样。可惜他生不逢时,1983年严打,他被以流氓罪判处死刑,被枪毙时年方25。搁现在,象他这么有身份的人,即使犯了事,也不会暴露身份,就象李天一轮奸案中另外四人一样。

律师:李天一案受害人常做噩梦 李双江夫妇未道歉

2013-06-30 17:36:00 来源: 羊城晚报 
字号

李双江(右)与李天一(资料图片)

  李天一涉嫌轮奸案发生已四个多月,案件的受害人杨女士始终保持沉默。前天,杨女士的委托律师首次向《京华时报》记者透露,李天一伙同他人轮番施暴,给自己的身心造成极大伤害,理应依法受到严惩。截至目前,李天一的监护人未向受害人表示最起码的人道同情和歉意,冷漠态度令人难以理解。

  李天一监护人尚未主动联系

  杨女士在案发数日后即委托北京中首律师事务所田参军律师代理此案,但因个人隐私等原因,几个月里始终没有发声。前天,田参军透露,目前该案已经侦查完结,进入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鉴于网上关于此事议论很多,杨女士决定打破沉默。

  事发当晚李天一等5人“轮流与该女孩发生性关系”的说法近日引起网友热议。对此,田参军明确表示,李天一等人是以暴力和威胁手段对杨女士实施强奸,并有殴打行为,情节恶劣,给受害人身心造成极大伤害,理应依法受到严惩。

  田参军进一步解释,李天一作为未成年人,其父母理应负起监护义务;作为公众人物,更应有起码的社会责任感。然而截至目前,其监护人未曾主动与受害人联系,其冷漠令人难以理解。

  获户口及房产均系网络谣言

  田参军说,近期他将前往检察院查阅案卷材料,因案件较为敏感且涉及女方隐私,对于具体案情及除李天一以外4名犯罪嫌疑人的信息,暂时均不方便透露。

  关于此案,网上曾一度有传言称,经李天一及其他4名嫌疑人家长的奔走,联系上女方并进行了长谈,双方已达成和解意向,受害人最终得到北京户口、工作及房产等极大的物质补偿,同意撤销控诉。

  受害人常做噩梦不愿见人

  田参军强调,杨女士与李天一等人素不相识。他介绍,杨女士二十多岁,目前未婚,外地户口,在北京工作。事发当日,杨下班后独自一人前往五道口某酒吧喝酒,没想到遭遇不幸。杨为人较为传统保守,此事对其造成严重伤害,陷入抑郁和恐惧之中,平日经常做噩梦。

  此外,截至目前杨女士的家人还尚不知情,杨每次出门都戴口罩,不愿见人。

  【网上声音】

  昨天这则消息在网上引发舆情汹涌,“这不是冷漠,是冷血”、“以前我还错误地以为只是孩子犯的错,现在看来,根源是在父母身上”、“李天一跟郭美美均可看作这个时代的标志性反面人物”等声音此起彼伏。

  更有众多网友追问与李天一同案的另四名嫌疑人的身份,实名认证为“律师袁裕来”的网民发微博称:“李天一和另外4个男孩涉嫌轮奸女孩,另外4个人到底是谁?不仅公安机关未透露,李双江、梦鸽未透露,李天一律师未透露,竟然连受害人及其家属、律师也未透露,着实奇怪。”

李天一案受害女孩首次发声:他父母态度冷漠 从未道歉-新蓝网-视频-...

视频转帖: 即将播放:李天一案受害人首发声:对方无歉意令人难理解 ...简介:李天一案受害女孩首次发声——他父母态度冷漠,从未道歉你可能会喜欢 上一个...
me.cztv.com/video-8286...html 2013-6-30 - 百度快照

李天一案最新消息:"轮流发生性关系"或暗示不以强奸定罪

社会百态 2013-06-28 14:17  编辑:安心 我要分享

  时事新闻 (相关微信号:ssnews)星明网讯 李天一案最新消息,李天一律师请辞,警方证实李天一轮奸案件侦查阶段完结,但是如此关键时刻,律师请辞引起很大争议,据悉,梦鸽要求较高,要求不以强奸罪定罪,并且,关键词轮奸改为轮流发生性关系,网友吐槽不断。

  日前,警方证实李双江之子李天一涉嫌强奸一案侦查完结,进入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某媒体在报道中描述,李天一与另4个男子一道在五道口一酒吧内将一醉酒女孩带到湖北大厦一房间,轮流与女孩发生性关系。网友质疑“轮流发生性关系”的措词或暗示将不以强奸定罪,引发激烈争议。在百度上搜索该词,已有6800000个结果,而新浪微博将该词列为热点话题,也已有384003条相关讨论。
附录——

朱德孙子朱国华因泡妞罪被叛死刑内幕_历史秘闻_中华网论坛--网友...

发帖时间: 2011年5月14日
朱德孙子朱国华因泡妞罪被叛死刑内幕编辑点读:朱德的亲孙子当时是天津市人民银行的行长朱国华,权也大,官也大,人也长的不错,又很有地位,很讨女孩子们的喜欢呀...
club.china.com/data/thread/5688138/2... 2013-6-19 - 百度快照

朱德孙子朱国华因泡妞罪被叛死刑内幕

编辑点读:朱德的亲孙子当时是天津市人民银行的行长朱国华,权也大,官也大,人也长的不错,又很有地位,很讨女孩子们的喜欢呀,于是他天天晚上换女孩子,就是这样一个罪,在现在根本不算什么的,不过那是20年前。这是一个大罪。当时是否判他死刑的请示报告递到邓小平手里,邓小平没有批,指示把请示文件拿给康克清,一切请她决定,最后康克清批复,同意死刑。

朱老总孙子被杀

1983年“严打”期间,朱老总最小的孙子因触犯法律,在天津被处以极刑。一时间,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邓小平找康克清谈话了,做她的思想工作。”“康克清很气愤,说'这是在朱老总头上动刀子!'”“康克清去天津了解情况,想给孙子减刑。”“朱家的子孙都不是康克清亲生的。她没有感情。”……

其实,康克清惟一接到的是有关部门转来的一份记录电话,向她通报情况。她的态度很明确:“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康克清从未介入此事,也没有任何领导人找她谈过话。凡事依靠组织,这是她一贯的思想。

康克清曾对跟随她多年的老秘书叶梅娟说:“朱德同志生前有过嘱咐:'如果孩子不争气,犯了错误,出了问题,你也不用生气,党有党纪,国有国法。子孙不争气,你可以登报与他们脱离关系。'”对于社会上的种种传说和流言,康克清未予理睬,她说:“当务之急是要做好他母亲的思想工作,使她能认清现实,尊重法律,并从中吸取教训。”

就在朱老总的小孙子被执行死刑的次日,康克清外出参加重要活动。行车途中,她平静地对司机刘国和说:“刘师傅,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的孙子犯了罪,昨天给枪毙了。”“我也听说了,但没敢问您。”稍后,刘国和又谨慎地问:“听专车司机们说,您在判决书上签过字?”康克清略显激动地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还用签字吗?”

在此后,康克清有时在饭桌上也会对着孙子们发火:“你们出了问题,不是个人的事,是在折腾你爷爷!爷爷有话在先,你们如果不争气,做了违法的事,要我登报声明,与你们断绝关系!”

另:朱德的亲孙子当时是天津市人民银行的行长朱国华,权也大,官也大,人也长的不错,又很有地位,很讨女孩子们的喜欢呀,于是他天天晚上换女孩子,就是这样一个罪,在现在根本不算什么的,不过那是20年前。这是一个大罪。当时是否判他死刑的请示报告递到邓小平手里,邓小平没有批,指示把请示文件拿给康克清,一切请她决定,最后康克清批复,同意死刑。

本文摘自《报刊荟萃》2008年04期

亲历者曝真相

朱德在天津有两个孙子在严打期间(93冬天)被抓,被杀的是朱国华。本人和朱国华的一个哥们是同事,朱国华搞过的一个女的也在我们同一个单位(军工保密厂),那个女的是个工人出身的工人,身高1。7左右,长得很漂亮。朱国华当时大约25岁,已婚。根本不是什么银行行长,只是天津铁路局的一个技术员,住在天津市和平区睦南道100号的一座洋楼里,就是天津著名的五大道之一。宣判的那天我也参加了,在天津民园体育馆。

1。大环境:邓小平,胡耀邦进一步清除文革遗留的乱象,为改革开放铺平道路。顺便巩固自己的势力。

2。出身显赫的小玩闹:以朱德的俩个孙子为首,原天津警备区政委刘政的儿子刘兵为付的几个人(天津话:小玩闹)常常闯天津市委的会议厅,无论是市长还是什么在开会,不听那一套,一脚就把门踹开,搞的领导没面子。由于出身好,人长的帅,好多女人趋之入骛。有贪图地位的,有贪图洋楼的,有贪图调个好工作的等等,当然也有诚心诚意的,不过她们失掉贞操后,又没达到目的时,情况就变了。有上告的等等,造成的影响很坏。他们还玩打牌脱裤子游戏,就是谁输了,就脱一件,等到姑娘脱到还胜下小内裤时,就抱上了床……

3。有心人会注意到那一年的一条特除新闻:老一辈革命家邓颖超来津看望周恩来的母校--南开大学(朱国华在押期间)。名义上是想总理了,出来散散心,其实是受康克清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委托来说情。朱老总在党内的威望很高,大家对这样处理不服。(没有证据,不过96年我们全家在美国与一位老革命家的遗孀生活了几个月,她和康克清,李昭(耀邦太太)等是延安时期的好朋友,现在她有90多岁,还健在,因为太有名,就不便用真名了。我曾问过这些问题,她坚守党的原则,笑而不答。)

4。因为中央领导下的指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的那个同事哥们,84年就在我考取大学之前,也进去了,为此我也遭到公安局的讯问。当时我家落实政策回到天津没几年,我的天津话带有外地口音,这哥们为我“拔闯”,骂警察,打小痞子。我大学毕业时,他刚从监狱出来,我请他在食品街一家酒楼洗尘。他送给我一付山水画。一问才知道,他在监狱认识一位美院的教授,画家。这教授的老婆与人瞎搞,教授一气之下,把老婆杀了,被判死缓。由于表现好,减为12年徒刑。我这位哥们,父亲是总后一位师级干部,是很老实的文职干部,算是高干。公安局可逮着一位高干子弟,又大公无私,又不搞特除化,上报纸,个别人还为此提了干。结果一下子把哥们搞了四年。后来觉得理亏,在监狱让这哥们上了四年函授大学,出来时也搞了一个大专学历。其实他就和几个大院的小烩烩儿,搞过几次恶作剧。那时刚开放,路上见到从海外带回的进口自行车,凡是显眼的,他们就跟随人家,直到把人家的自行车偷到手,然后扔到湖里去。

朱国华被杀的冤枉!他先后搞过大约30个姑娘,这是被杀的全部理由。现在就是个贪官,搞上100姑娘,都不一定被杀。我们也看到中国无论如何,这么多年过去,法制建设越来越好。为了提干,为了尽快结案,随便搞个人,错判,误杀的越来越少。这是进步,也有人为此付上了代价。有人怀疑朱国华的名字不对,怀疑他没真死,都不是事实。由于老一辈革命家的子女有用假名的,但是宣判书上就是朱国华。

朱德孙子朱国华犯强奸等罪被枪毙

前不久,在看一部有关老革命家朱德的电视专题片的时候,突然一惊:屏幕上那幅朱老总与家人的合影照片中,分明有一张熟悉的脸庞——他是朱德的孙子朱国华,我曾经的同事!

关于朱国华,有许多流言。网上最常见到的有这样一段文字:

朱德的亲孙子当时是天津市人民银行的行长朱国华,权也大,官也大,人也长的不错,又很有地位,很讨女孩子们的喜欢呀,于是他天天晚上换女孩子,就是这样一个罪……
说得有鼻子有眼,可恨多是瞎话。朱国华根本不是什么银行行长,既没权也没地位,长得也很一般。我很佩服那些谣言编造者,凭空想象的能力实在惊人!

作为朱德的嫡孙,朱国华当年究竟是由于什么原因被判处死刑?我曾经抄下了一段文字,节录自1983917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致全市人民的公开信》,可以作为可靠的历史资料:

朱、刘、郑、刘、杨、郝六犯先后纠结马洪伟、杨×(女、拟判无期徒刑)、刘×(拟判刑十三年)等人组成流氓强奸团伙,自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二年,以各种卑鄙手段,强奸青年妇女十五人,强奸未遂七人,玩弄奸污青年妇女二十一人,猥亵二十六人,拦截污辱过路女青年十七人,共计八十六人。这些罪犯借请客吃饭、游泳滑旱冰和举办家庭舞会之机,散布淫乱思想,播放黄色录相和歌曲,诱骗玩弄摧残女青年。单独或结伙在睦南道、马场道、大理道等地明目张胆地拦截强奸女青年,以“帮助调动工作”、“交朋友”等欺骗伎俩强奸女青年。尤为严重的是在对被害女青年玩弄、蹂躏后还互相交换,继续摧残。
流氓、强奸团伙主犯朱国华以暴力强奸青年妇女八人,强奸未遂四人,玩弄、摧残青年妇女七人,猥亵六人,共残害妇女二十五人……
以朱国华为首的六名罪犯、强奸团伙主犯勾结一起,结成团伙,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地强奸蹂躏妇女,罪恶行为令人发指,民愤极大,证据确凿。拟判处罪犯朱国华、刘××、郑××、刘××、杨××、郝××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1983924日,朱国华被处决。同时处决的一共有七十多名各类罪犯,这是天津自八月份开始打击刑事犯罪分子以来处决的第二批。

上午1020分许,在多辆摩托车及警卫车的簇拥下,二十多辆刑车载着这批行将就死的罪犯缓缓驶过观者如潮的中山路,前往刑场。我站在距单位不远的路边人群里,看见朱国华被反绑双手,垂头立在第十七辆卡车的前端,身上穿的仍是原先那件旧灰衬衣。他的脸被垂下来的头发遮住了一半,面无表情,谁也无法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的一生,只剩下几十分钟的时间了。

我还记得三年前第一次看到他的情形。那是1980年夏季的一天,我当时是C4计算机硬件组的组长,每天自然要比其他人上班早些。那天八点未到,朱国华便来报到了。他是最后一届也就是1976年入学的工农兵学员,刚刚毕业,分配到我们单位工作。一眼看去,他是个挺朴实的小伙子,貌不出众,衣着平常。眼睛不大,眉毛较浓,身高大约一米七上下,体型瘦削但还算结实。
其实单位的人们事先都已经知道他的情况了:他是朱德的亲孙子。父亲朱琦是朱德的儿子,原先是天津某铁路站段的领导,算是中层干部吧;母亲是某银行的行长。

实事求是地说,朱国华上班在单位里还算相当低调,脾气挺随和。他爱管闲事,比如一位同事遇到邻里纠纷,他自告奋勇地要去掺和;大家聊些家长里短的杂事,他也跟着发议论出主意;有人养的花死了,他会想着弄盆新的带来。同时,他也好说大话,爱吹牛皮,答应别人的事情经常忘记,好在也没人指望他真办成什么事儿。他很爱玩,也玩得很认真,冬天有人结伴去宁园滑冰,只有他穿得极正规:一身黑色紧身滑冰服,头上是绒线滑冰帽,还带着冰球和冰球杆,可惜大家都不会那玩意儿,只有他一个人在冰上往来穿梭,很像一回事儿。他会游泳,会跳舞,会木匠活,还会裁衣服,似乎与人们印象中的干部子弟有很大距离。

刚开始的时候,朱国华上班还是比较正常的,对分配的工作也比较认真——但那多是出于好奇而并非责任心。我们单位以青年人居多,总爱起个哄、惹点小热闹。朱国华喜欢出风头,有一次院子里停了一辆军队的三轮摩托——就是所谓带挎斗的那种,几个小伙子撺掇朱国华:你不是说会开摩托吗?露一手让大伙儿看看!朱国华说:这有嘛!出门就上了车。可惜他的技术实在差劲,刚起步就一头扎到花坛里的灌木丛中,而且无论如何也倒不回去了。他红着脸扔下车回来了,那摩托车的主人听见动静跑了出来,费了好大劲才把车弄出来,大为愤怒,可是听说闯祸的是朱德的孙子,也就不嚷嚷了。后来朱国华自己搞了一辆破旧的军用挎斗,天天轰隆隆地开来开去,显得很威风。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那种吊儿郎当的劲儿就慢慢显露出来了,迟到早退的情况越来越多。
在他来我们单位之前,就有人提醒我说,早先朱国华刚参加工作在基层站段当学徒的时候,就因为纪律散漫与班组长发生过冲突;如今成了我的属下,要提防他故疾重犯闹出什么不愉快。对此我倒没有太大顾虑,多年来干部子弟见得多了,朱国华不过是个孙子辈的,未必有那么可怕。总的说来他对我还算恭敬,见面总是组长组长短的,只要大家相敬如宾,事情就好处理。再说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组长而已,说到处理也轮不到我呢。所以,我很郑重地单独找朱国华个别谈话,要求他注意,起码有事应当请假,而且要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朱国华倒是很配合,该请假果然请假,但该迟到早退依然迟到早退。有段时间他天天上班,不是因为工作忙,而是由于天气热,他上午来办公室泡一会儿,吃完中午饭在机房里睡一觉,接着就提前走了——机房里有空调,当然凉快。

有人传说,朱国华心很花,经常换女朋友。在单位里,他对女同志也比较殷勤。不过,单位里的女孩子基本都是名花有主,所以并未发现朱国华有什么出轨的行为。至于经常换女朋友,也仅是听说而已,至少在我,还没有一次看到他带女孩子到单位里来过。不过,根据后来的判决可以知道,那时候他们团伙的犯罪行为已经很严重了。
后来我与他发生过一次小小的矛盾,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次,朱国华居然连续半个月没有上班。领导问我,我也无话可说,这让我很有些恼怒。后来他终于出现了,像没事儿人似的,该干嘛干嘛。上午我没有理他,中午吃完饭,我将他叫到一间空房间里,问他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
他态度还算谦恭,似乎有些歉疚:我回四川老家了。没来得及请假。

我说:就算没来得及,回来总得说一下吧?
他想拿嘻皮笑脸搪塞过去:是是是!对不起组长了!

我说:这次可得认真点儿了。半个月没上班,就是不算你旷工,也得扣你的奖金!

其实那时候的奖金很少,每月不过几块钱而已。不过,扣奖金对他来说很有些伤面子,他有些不高兴了:至于吗?!
我说:该扣就得扣。

我的脸色显然也不太好看,他倒主动求和了:好好好,扣就扣吧!
其实,我想他所说的回老家多半是鬼话。至于此后领导是否真的扣了他当月的奖金,我却忘记了。

这件事情并没有影响我和他的关系,见面还是很客气。后来他倒是比较注意请假了,至于请假的理由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知道。
再后来,他上班变得稍微正常了一些,开始和同事们探讨装修房子和做家具的事情。我问他是否有对象了,他说的确是有了。对方是北京一家军队医院的护士,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听了这个消息,我挺高兴。这小子也该收收心了!

他似乎的确开始准备结婚的事情了,为人行事似乎也稳重了些,不那么咋咋呼呼了。三轮军挎是早就不骑了,买了一辆新自行车——那时候自行车是紧俏物资,需要凭票购买呢。

买了这辆自行车以后不久,他就出事了。
那是19821030日,星期六。中午,我和几位朋友在宁园畅观楼二楼餐厅吃饭,看到他和一个陌生青年在另一张桌子进餐。由于距离较远,我们也没打招呼。刚吃完饭,他就被几个警察带走了。由于事情发生得突然,他的自行车还放在单位门口,几天后,是我们单位的领导把它搬回了办公室暂存。

11个月之后,当我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被捆得像个粽子似地站在刑车上了。
据说,当初他被捕之后,司法部门本打算判三年劳教的,但有人觉得太重了,想设法把他悄悄弄出去,不知道为什么没成功。这传说不知真假,但拖来拖去,拖到了严打,终于把朱国华进了刑场。

仍是据说”——据说天津市第一次处决罪犯没有朱国华,社会反响很大,甚至对全国的严打都造成影响,所以,朱国华没有躲过第二批。
在他被处决的前三天,1983921日,天津市高级法院派员来我们单位组织了一次座谈,提出一个问题:朱国华是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

据人们回忆,十年前,朱国华的父亲去世,他顶替父亲参加了工作——“顶替是当时的一项政策,职工退休离职或病故,可由一名子女继承其职工名额,这项政策对所有国有企业的职工都适用,不算什么特权。那时候,朱国华是一个挺不错的孩子,要求进步,工作积极,还入了团,但不久就开始走下坡路。后来被推荐上大学后,从量变到质变,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当时参加讨论的人还是敢于说真话、敢于开展批评的。大家认为,朱国华大学毕业后分到我们单位,由于管理不力,纪律松弛,使他的罪恶思想恶性膨胀,终于走上了犯罪道路。他的由好变坏,除了内因的作用,外部环境的影响也是不可否认的。

会后我很有感触,曾写道:他害别人,害自己,罪有应得,却又让人叹息。”“他是害人者,又何尝不是被害者。一个未经世事初入社会的少年,如何抵御那些阿谀奉承、拍马溜须!是那些捧他、抬他、娇他、惯他的人害了他。

我们许多人——也包括我本人,对于朱国华的死,是不是也有一份责任呢?

严打是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事件。有人说,如果事在今天,朱国华根本死不了。这种议论,实在没有什么意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朱国华的死,至少证实了一种社会的公平,这也算是用他的生命换来的所谓意义吧。

蹊跷的是,我居然保存有一张他的照片,是一寸免冠黑白证件照。好像是他当时为了办理什么证件而交给我的,后来他死了,事情自然也就无需办了。

我希望他的家人不要责怪我公开这张照片,我只想为他留下一个纪念——那毕竟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果他还活着,今年应是54岁了,但是他的生命永远停在了25岁那年。

朱德孙子朱国华因犯强奸等罪被枪毙

前不久,在看一部有关老革命家朱德的电视专题片的时候,突然一惊:屏幕上那幅朱老总与家人的合影照片中,分明有一张熟悉的脸庞——他是朱德的孙子朱国华,我曾经的同事!

关于朱国华,有许多流言。网上最常见到的有这样一段文字:

朱德的亲孙子当时是天津市人民银行的行长朱国华,权也大,官也大,人也长的不错,又很有地位,很讨女孩子们的喜欢呀,于是他天天晚上换女孩子,就是这样一个罪……
说得有鼻子有眼,可恨多是瞎话。朱国华根本不是什么银行行长,既没权也没地位,长得也很一般。我很佩服那些谣言编造者,凭空想象的能力实在惊人!

作为朱德的嫡孙,朱国华当年究竟是由于什么原因被判处死刑?我曾经抄下了一段文字,节录自1983917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致全市人民的公开信》,可以作为可靠的历史资料:

朱、刘、郑、刘、杨、郝六犯先后纠结马洪伟、杨×(女、拟判无期徒刑)、刘×(拟判刑十三年)等人组成流氓强奸团伙,自一九七八年至一九八二年,以各种卑鄙手段,强奸青年妇女十五人,强奸未遂七人,玩弄奸污青年妇女二十一人,猥亵二十六人,拦截污辱过路女青年十七人,共计八十六人。这些罪犯借请客吃饭、游泳滑旱冰和举办家庭舞会之机,散布淫乱思想,播放黄色录相和歌曲,诱骗玩弄摧残女青年。单独或结伙在睦南道、马场道、大理道等地明目张胆地拦截强奸女青年,以“帮助调动工作”、“交朋友”等欺骗伎俩强奸女青年。尤为严重的是在对被害女青年玩弄、蹂躏后还互相交换,继续摧残。
流氓、强奸团伙主犯朱国华以暴力强奸青年妇女八人,强奸未遂四人,玩弄、摧残青年妇女七人,猥亵六人,共残害妇女二十五人……
以朱国华为首的六名罪犯、强奸团伙主犯勾结一起,结成团伙,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地强奸蹂躏妇女,罪恶行为令人发指,民愤极大,证据确凿。拟判处罪犯朱国华、刘××、郑××、刘××、杨××、郝××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1983924日,朱国华被处决。同时处决的一共有七十多名各类罪犯,这是天津自八月份开始打击刑事犯罪分子以来处决的第二批。

上午1020分许,在多辆摩托车及警卫车的簇拥下,二十多辆刑车载着这批行将就死的罪犯缓缓驶过观者如潮的中山路,前往刑场。我站在距单位不远的路边人群里,看见朱国华被反绑双手,垂头立在第十七辆卡车的前端,身上穿的仍是原先那件旧灰衬衣。他的脸被垂下来的头发遮住了一半,面无表情,谁也无法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的一生,只剩下几十分钟的时间了。

我还记得三年前第一次看到他的情形。那是1980年夏季的一天,我当时是C4计算机硬件组的组长,每天自然要比其他人上班早些。那天八点未到,朱国华便来报到了。他是最后一届也就是1976年入学的工农兵学员,刚刚毕业,分配到我们单位工作。一眼看去,他是个挺朴实的小伙子,貌不出众,衣着平常。眼睛不大,眉毛较浓,身高大约一米七上下,体型瘦削但还算结实。
其实单位的人们事先都已经知道他的情况了:他是朱德的亲孙子。父亲朱琦是朱德的儿子,原先是天津某铁路站段的领导,算是中层干部吧;母亲是某银行的行长。

实事求是地说,朱国华上班在单位里还算相当低调,脾气挺随和。他爱管闲事,比如一位同事遇到邻里纠纷,他自告奋勇地要去掺和;大家聊些家长里短的杂事,他也跟着发议论出主意;有人养的花死了,他会想着弄盆新的带来。同时,他也好说大话,爱吹牛皮,答应别人的事情经常忘记,好在也没人指望他真办成什么事儿。他很爱玩,也玩得很认真,冬天有人结伴去宁园滑冰,只有他穿得极正规:一身黑色紧身滑冰服,头上是绒线滑冰帽,还带着冰球和冰球杆,可惜大家都不会那玩意儿,只有他一个人在冰上往来穿梭,很像一回事儿。他会游泳,会跳舞,会木匠活,还会裁衣服,似乎与人们印象中的干部子弟有很大距离。

刚开始的时候,朱国华上班还是比较正常的,对分配的工作也比较认真——但那多是出于好奇而并非责任心。我们单位以青年人居多,总爱起个哄、惹点小热闹。朱国华喜欢出风头,有一次院子里停了一辆军队的三轮摩托——就是所谓带挎斗的那种,几个小伙子撺掇朱国华:你不是说会开摩托吗?露一手让大伙儿看看!朱国华说:这有嘛!出门就上了车。可惜他的技术实在差劲,刚起步就一头扎到花坛里的灌木丛中,而且无论如何也倒不回去了。他红着脸扔下车回来了,那摩托车的主人听见动静跑了出来,费了好大劲才把车弄出来,大为愤怒,可是听说闯祸的是朱德的孙子,也就不嚷嚷了。后来朱国华自己搞了一辆破旧的军用挎斗,天天轰隆隆地开来开去,显得很威风。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那种吊儿郎当的劲儿就慢慢显露出来了,迟到早退的情况越来越多。
在他来我们单位之前,就有人提醒我说,早先朱国华刚参加工作在基层站段当学徒的时候,就因为纪律散漫与班组长发生过冲突;如今成了我的属下,要提防他故疾重犯闹出什么不愉快。对此我倒没有太大顾虑,多年来干部子弟见得多了,朱国华不过是个孙子辈的,未必有那么可怕。总的说来他对我还算恭敬,见面总是组长组长短的,只要大家相敬如宾,事情就好处理。再说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组长而已,说到处理也轮不到我呢。所以,我很郑重地单独找朱国华个别谈话,要求他注意,起码有事应当请假,而且要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朱国华倒是很配合,该请假果然请假,但该迟到早退依然迟到早退。有段时间他天天上班,不是因为工作忙,而是由于天气热,他上午来办公室泡一会儿,吃完中午饭在机房里睡一觉,接着就提前走了——机房里有空调,当然凉快。

有人传说,朱国华心很花,经常换女朋友。在单位里,他对女同志也比较殷勤。不过,单位里的女孩子基本都是名花有主,所以并未发现朱国华有什么出轨的行为。至于经常换女朋友,也仅是听说而已,至少在我,还没有一次看到他带女孩子到单位里来过。不过,根据后来的判决可以知道,那时候他们团伙的犯罪行为已经很严重了。
后来我与他发生过一次小小的矛盾,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次,朱国华居然连续半个月没有上班。领导问我,我也无话可说,这让我很有些恼怒。后来他终于出现了,像没事儿人似的,该干嘛干嘛。上午我没有理他,中午吃完饭,我将他叫到一间空房间里,问他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
他态度还算谦恭,似乎有些歉疚:我回四川老家了。没来得及请假。

我说:就算没来得及,回来总得说一下吧?
他想拿嘻皮笑脸搪塞过去:是是是!对不起组长了!

我说:这次可得认真点儿了。半个月没上班,就是不算你旷工,也得扣你的奖金!

其实那时候的奖金很少,每月不过几块钱而已。不过,扣奖金对他来说很有些伤面子,他有些不高兴了:至于吗?!
我说:该扣就得扣。

我的脸色显然也不太好看,他倒主动求和了:好好好,扣就扣吧!
其实,我想他所说的回老家多半是鬼话。至于此后领导是否真的扣了他当月的奖金,我却忘记了。

这件事情并没有影响我和他的关系,见面还是很客气。后来他倒是比较注意请假了,至于请假的理由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知道。
再后来,他上班变得稍微正常了一些,开始和同事们探讨装修房子和做家具的事情。我问他是否有对象了,他说的确是有了。对方是北京一家军队医院的护士,他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听了这个消息,我挺高兴。这小子也该收收心了!

他似乎的确开始准备结婚的事情了,为人行事似乎也稳重了些,不那么咋咋呼呼了。三轮军挎是早就不骑了,买了一辆新自行车——那时候自行车是紧俏物资,需要凭票购买呢。

买了这辆自行车以后不久,他就出事了。
那是19821030日,星期六。中午,我和几位朋友在宁园畅观楼二楼餐厅吃饭,看到他和一个陌生青年在另一张桌子进餐。由于距离较远,我们也没打招呼。刚吃完饭,他就被几个警察带走了。由于事情发生得突然,他的自行车还放在单位门口,几天后,是我们单位的领导把它搬回了办公室暂存。

11个月之后,当我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已经被捆得像个粽子似地站在刑车上了。
据说,当初他被捕之后,司法部门本打算判三年劳教的,但有人觉得太重了,想设法把他悄悄弄出去,不知道为什么没成功。这传说不知真假,但拖来拖去,拖到了严打,终于把朱国华进了刑场。

仍是据说”——据说天津市第一次处决罪犯没有朱国华,社会反响很大,甚至对全国的严打都造成影响,所以,朱国华没有躲过第二批。
在他被处决的前三天,1983921日,天津市高级法院派员来我们单位组织了一次座谈,提出一个问题:朱国华是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

据人们回忆,十年前,朱国华的父亲去世,他顶替父亲参加了工作——“顶替是当时的一项政策,职工退休离职或病故,可由一名子女继承其职工名额,这项政策对所有国有企业的职工都适用,不算什么特权。那时候,朱国华是一个挺不错的孩子,要求进步,工作积极,还入了团,但不久就开始走下坡路。后来被推荐上大学后,从量变到质变,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当时参加讨论的人还是敢于说真话、敢于开展批评的。大家认为,朱国华大学毕业后分到我们单位,由于管理不力,纪律松弛,使他的罪恶思想恶性膨胀,终于走上了犯罪道路。他的由好变坏,除了内因的作用,外部环境的影响也是不可否认的。

会后我很有感触,曾写道:他害别人,害自己,罪有应得,却又让人叹息。”“他是害人者,又何尝不是被害者。一个未经世事初入社会的少年,如何抵御那些阿谀奉承、拍马溜须!是那些捧他、抬他、娇他、惯他的人害了他。

我们许多人——也包括我本人,对于朱国华的死,是不是也有一份责任呢?

严打是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事件。有人说,如果事在今天,朱国华根本死不了。这种议论,实在没有什么意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朱国华的死,至少证实了一种社会的公平,这也算是用他的生命换来的所谓意义吧。

蹊跷的是,我居然保存有一张他的照片,是一寸免冠黑白证件照。好像是他当时为了办理什么证件而交给我的,后来他死了,事情自然也就无需办了。

我希望他的家人不要责怪我公开这张照片,我只想为他留下一个纪念——那毕竟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果他还活着,今年应是54岁了,但是他的生命永远停在了25岁那年。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