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泥土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原创】四、如何拯救中国式“边缘少年”?(上)
浏览数:1 
如何拯救中国式“边缘少年”?
   四、中国教育:如何拯救中国式“边缘少年”?(上)
  核心提示:近日一段网络视频热传,3名光背男子长时间疯狂殴打一少年,最后,他们竟往少年脸上撒尿,经过警方30小时连续工作,3名嫌疑人全部落网。3名嫌疑人年龄在15~17岁,均为辍的学问题“边缘少年”。 可是,河南19岁女孩玲玲近日在郑州一家培训学校戒网瘾,在被教官“加训”两个小时之后死亡,另一名14岁女孩也因加训受伤这么多年来,尽管媒体上曝光了很多“少年集中营”虐待孩子的事件,但是许多家长依然前赴后继地将孩子送去。显然,这是个值得重视的社会问题,需要的是更多教育、心理专家的参与和制度建设,也需要家长们进一步地转变观念。中国教育如何拯救中国式“边缘少年”?  

  今天的《广州日报》报道了《河南19岁少女在培训班因顶嘴被老师“加训”致死》的新闻 。
  昨天的《北京青年报》报道了“京城戒网瘾机构乱象调查:资质乱、团队乱、手段乱”拯救中国式“边缘少年”这样的新闻。
  河南19岁女孩玲玲近日在郑州一家培训学校戒网瘾,在被教官“加训”两个小时之后死亡,另一名14岁女孩也因加训受伤。此事再度引起人们对戒网瘾机构的高度关注,而诸如这样的悲剧已经不止一次发生,在媒体报道的多例类似案件中,戒网瘾机构9成涉及体罚,导致多名学生死亡。为何屡屡发生惨案?哪些机构、哪些人员在从事网瘾治疗?政府部门如何监控此类机构?北青报记者通过对本市多家网瘾戒除机构调查发现,这一市场正处于混乱无序的状态,在没有任何资质标准审核的前提下,网瘾正在被“乱治”。【京城戒网瘾机构乱象调查:资质乱、团队乱、手段乱 2014年06月21日《北京青年报》】      
   这样的教育拯救学生的教育效果如何?
  下面,我们再看拯救危机中的“边缘少年”效果如何?
我们先看今天的《南方都市报》报道——
1.拯救“边缘少年”的学校“比看守所更惨”
 以戒除网瘾为主要卖点的郑州搏强学校学校教师多无证,有学员靠自残解脱,19岁少女惨死戒网瘾学校的“少年集中营”,14岁女孩小羽,打的颈部被脖套固定着,鼻子插着呼吸机,胳膊、腿上和脖子上有伤痕,诊断书上写着“寰枢关节半脱位、颈髓损伤、头部和身上也有多处外伤”;南都记者勾勒出这所民办学校“比看守所更惨”的运营方式。【郑州戒网瘾学校教师多无证 有学员靠自残解脱《南方都市报》2014-06-22】
  
  再看昨天的《北京青年报》报道——
  2.十余万依旧治不好孩子
  带孩子接受了十个月网瘾治疗的吉妈妈,听说河南戒网瘾学校死了孩子这一事件后,她说幸亏自己没把孩子送去外地这些学校,她陪着孩子在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进出了三次,前两次治疗都以失败告终,至今已花了十万多块治疗费用,这一次,孩子爸爸终于也答应了一起来接受治疗。
  他们家儿子6年级开始患上网瘾,可以连续多天在外上网不回家,去年决定接受治疗,治疗三个月左右,由于新学期开学,在机构未确诊“治愈”的情况下,带孩子回了家,一回家网瘾立即复发。隔了不到十天,爸妈又立即把孩子送进戒网瘾机构,这次的疗程长达半年左右,医院也确诊痊愈,但是出院后却严重反弹,“第二次出去后,更加严重了,抽烟、打架,原来没有的情况都出现了,情绪控制能力更差了。”
  吉妈妈说,虽然两次都未见成效,但仍然要找地方戒网瘾,因为没有其他选择,“现在治疗的地方比较放心,我也去看过通州的那个教育中心,有些机构不让家长陪同,更不放心。”
  与吉妈妈家有同样状况的家庭不在少数,50多位家长怀抱着希望集体驻扎在戒网瘾机构里,每个月9000多元的昂贵开销,有穷苦家庭借债十万,只希望能换回正常的孩子。【京城戒网瘾机构乱象调查:资质乱、团队乱、手段乱 2014年06月21日北京青年报】
 
  3.学校的培训简直像个地狱
 在搏强学校附近的村民眼中,这个封闭式学校招收的主要是“问题孩子”。这些村民甚至吓唬孩子,如果不好好上学,就把他们送进这个学校。
小谦说他被送进去只是因为爸妈受不了自己的脾气,而紫阳说自己也只是因为在16岁开始了一段不被父母认可的初恋。小谦、紫阳和小飞们觉得,并不是他们吃不了苦,只是学校的体罚没有一个限度,“这里简直像个‘地狱’。”小谦说。
小飞说,他当时体能训练时,操场跑10圈,鸭子步10圈,蛙跳10圈,仰卧起坐100个,俯卧撑100个,“有时一个学生犯错,晚上大家一块儿接受惩罚。”
“我不能定义这个学校,但我身边去过搏强学校的朋友,出来后没有一个觉得这个学校真的改变了我们什么,有的人继续和家长冷战,有的在学校里认识了三教九流的人出去混社会,有的甚至离家出走自己工作和生活,在心中和家长断绝关系。”在给河南商报发送的邮件中,小王写道。【19岁女孩培训学校死亡 男孩逃跑后一度精神分裂
河南商报2014-05-31】
 4.弟弟从学校出来后,一度精神分裂
“逃”出学校后,小谦觉得自己很幸运,他说,如果被抓回去会丢掉半条命,“(学校)对于逃走未遂的惩罚是三天三夜只能喝水不准吃东西,七天七夜不准睡觉。”
小谦的“狱友”紫阳说,因为一直没找到机会逃离,他比小谦吃了更多的苦,他手臂上留下的伤疤至今依旧清晰可见。他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学校惩罚的方式比较多,比如在周长120米的操场上跑100圈、做数百个“前倒”和“后倒”、通宵站军姿等。
小飞说,2011年5月,他从学校“逃”出来回到家后,脸是肿的,走路一瘸一拐,头发也很长,“和我妈走了个对脸,她愣是没认出来我。”
另一名在该校接受过行为矫正的小王说,他见过有人为离开学校,拿指甲刀剪自己的小拇指,喝下碘伏,用草酸泼自己——都无济于事。“我见过的唯一入校后被父母接走的学生,是在回宿舍时趁教官不注意从二楼蹦下去,头着地当场昏厥过去的抑郁症学生。当时血流遍地,教官边喝令我们都回寝室不准围观,边抬着他去学校旁的村诊所。这个新生走了以后,二楼和一楼的楼梯间加上了安全网。”小王在发给河南商报记者的邮件中写道。
市民朱女士说,她今年19岁的弟弟,2011年左右被家人送到这所学校,在里面待了半年多,出来没多久,一度精神分裂。对于这个说法,王棋表示,校方没有接到这样的消息,“学生搁(从)咱这出去,精神分裂了,家长会不吭气?”对于有学生说的体罚,一名曾在该校工作过的教官表示“确实存在”。“学生稍微犯点错就被体罚,比如没有给来参观的家长打招呼,写给家里的信没有说‘好话’等。” 今年1月,因为看不惯学校的体罚方式,这名教官选择了离职。【19岁女孩培训学校死亡 男孩逃跑后一度精神分裂  河南商报2014-05-31】
 
  5.小男生不堪折磨服用外用药**后坠楼      
  请看一看近年国内媒体的一些报道:据《京华时报》报道——
  重庆大东方行走学校专收难管教的孩子,让他们“重归正道”。一名来自北京的小男生不堪折磨服用外用药**后坠楼,揭开这所学校的暴力内幕:穿迷彩服的教官用皮带、电线、竹戒尺等打学生,用脚把学生踹到吐血,甚至打伤学生后在伤口上撒盐。对于所谓的“差生”,大东方行走学校的教育理念就是暴力教学,因为他们信奉不打不成材。当“差生”们害怕了棍棒,也就“重归正道”,然而他们也可能真得变差了。不过让我们奇怪的是,为何有那么多的家长要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为何甘心自己的孩子跪拜于暴力之下?也许,家长是迫不得已,自己对孩子已经无能为力了,与其束手无策,不如放手一搏。可这并不是真正的原因,其深层的原因在于我们的教育已经被涂上了急功近利的色彩,我们已经对教育没有足够的耐心。我不知道,“差生”的概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但当我们将“差生”的帽子扣在学生的头上时,就已经说明我们的做法在与教育的本义渐行渐远。
 
 6.“差生”特训营变地狱
  (1)“差生”特训营变地狱——少年被教官活活打死;(《家庭》2009年6期)
  (2)绝望母亲呼吁:谁来救救“差生:集中营被虐待致残的少年?(《家庭》2007年8期)
  我们光看一看这标题都知道这些“网瘾”、“差生”少年所受的待遇了。正如一个在训练营逃出来的“网瘾”、“差生”患者所说:“在那里,叫你哭你哭,叫你笑你得笑,叫你下跪你得下跪,否则只有挨打。”
  这是什么“网瘾”训练营?这是法西斯训练营,是制造仇恨,制造反社会、暴力的训练营。
  为此,这些民办学校的非常规教育手段和经营方式却受到了质疑。而“择差”的概念首当其冲,遭遇争议。
  但是,尽管如此,它仍然有生命力的,据报道沿海某个县级市就有16家之多。

  7.学生在“网瘾”训练营舔大便       
  我们再看2012年2月的媒体报道:“我女儿15日中午打电话给我说,她从学校逃出来,因为被教官强R奸了。”这是一家长的报警电话。怎么回事?
  在浙江一家青少年行为矫正训练教育中心,有9名不满18周岁的孩子,因网瘾、青春期叛逆等原因被送到这里受训。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不但是棍棒相加、青菜稀饭和冬天的冷水,甚至还有性侵犯。因不满教官的“电R警R棍击打、冷水泼身、面壁罚站、做童工、舔大便甚至性侵犯的非人待遇”,在一次外岀训练集体出逃后,才敢真实情况告诉家长:
  “有一次做蹲跳练习的时候,我因为没有跟上大部队的节奏,教官拿着很粗的木棍来打我,把我的手都打断了。”
  “每天晚上睡觉前,我们还要帮教官按摩,主要是由女生来按,大概四五个学员一起按,其他的学员就在一边站军姿。”其中一个叫小江的说,“如果谁力道稍微重一些,就会让我们脱得只剩内衣内裤,躺在浴室的地板上,浇上十几盆冷水。我甚至还舔过大便,教官真的很凶,我不敢不听他的话。”
 
  8.天价戒“瘾”掏光父母血汗钱
  据《楚天金报》记者以“网瘾戒除机构调查:以暴治“瘾”掏光父母血汗钱”为标题道出了网瘾戒除机构的内幕——
  在采访中了解到,网瘾治疗机构收费不菲,一个月的治疗费用少则上千元,多则上万元。每当家长提及治疗费用太高时,一些机构的回答如出一辙:“孩子的病治好重要,还是钱重要?”听闻此言,即使手头拮据的父母也会咬牙狠心掏出口袋里的积蓄为孩子“治病”。
  据业内人士介绍,网瘾治疗方法大多为两种,一对一的心理咨询和封闭式的训练营。从事一对一的心理咨询的人员包括以下几种:心理学专业的毕业生、取得了心理咨询师从业资格的人员、特意从外地聘请来的医生和专家,一般十个课时到十六个课时为一个疗程。封闭式的训练营则一般位于武汉远城区,甚至还有设在外地的,训练时长最短的21天,一般为6个月起。
  以武汉某教育机构为例,该机构开设的网瘾治疗课程按课程时间收费:通常一个月在5200元左右,三个月为一个疗程。有的是一口价,三个月1.98万元,一次性付清。还有的“天价班”甚至21天的课程就要花费1.98万元,根据受训时间延长为51天、81天,收费也随之上涨到2.98万元、3.98万元。以心理咨询为主的机构,每次收费100元至500元不等,有的还要额外支付医药、检查等费用。家长王先生告诉记者,这还算正常水平,自己还曾遭遇到三个月一次性支付4万元,多退少补。但实际情况是,多退还真没有,倒是补交了很多。(2012年11月7日 楚天金报 网瘾戒除机构调查:以暴治“瘾”掏光父母血汗钱)
 
 9.问:家长花这么多钱到底值不值?
   不过,有人算过一笔帐,目前中国大概有1600万人有不同程度的网瘾,有400万人属于深度网瘾,如果每人拿出1万元来“治疗”网瘾,就是400亿元的规模,是个巨大的市场。而实际上,郑州该所学校的业务范围还不止包括网瘾,该学校的自我介绍乃:“是一家针对上网无度、厌学、离家出走、自闭等青少年采用心理辅导为主的特殊教育培训学校。”总之,各种七七八八的“问题少年”加起来,是个非常巨大的群体,家长往往觉得无力管束。
     家长花这么多钱到底值不值?
     据报道一位相关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就谈到,“我们这个行业目前还处于原始竞争阶段,缺乏监管,缺乏政府指导和支持。这样的生态下,就难免恶性竞争,暴利、暴力等词汇就始终困扰着我们。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政府介入监管,这样一方面可以让我们有一个正式的名头,能降低宣传成本,整体收费也能降低;另一方面也能提供一个收费、资质、管理等方面的行业标准,让同行更多把经历放到培训内容的改善上。”
    如今在网络上名目繁多的各式网瘾戒除机构中,中药、西药、催眠、针灸、电击……各展绝技,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是谁让孩子进入“网瘾治疗机构”进行魔鬼训练营?
  是我们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制造了5000万“差生”、数百万“网瘾”,可是对于我们自已制造的“产品”并没有用心“关照”,反而厌弃,老师对这些学生是厌恶之极,轻则冷莫相待,弃之不管,重则打棍子,抓辩子,扣帽子,如路边的小草,听之任之,让其自生自灭,只要你不在班里捣乱就行。甚至相躲瘟疫的办法隔离他们。而对另一产品“优等生”则是另眼看待、偏爱有加:诸如坐位优先,提问优先,表扬优先,视为掌上明珠,凡是“优等生”什么都好既是有很多缺点和错误老师也不管不问。老师的“嫌差爱优”两种心态完全决定孩子的命运。
 他们打着针对“13—18岁的叛逆、自闭、逃学、早恋、网瘾、离家出走的问题青少年”为训练的对象,本着培养学员“吃苦教育、感恩教育、励志训练、道德教育、人格教育、法制教育、体能训练、心理辅导”等诱人的广告,干着丧尽天良的坏事。
 以上并非是个案。近年来,网瘾问题几成“社会之痛”。形形色色的“训练营”、“行走学校”打着戒网瘾的旗号,采用五花八门的手段,导致了种种问题的发生。而屡屡曝出的网瘾戒除机构丑闻,再次将网瘾及相关治疗问题,推到了公众面前。
  而根据以往的调查,孩子往往是被父母骗着或者强行送到那些“矫治学校”去的。媒体对本次出事学校“学员”的调查就发现,这些20岁以下的少男少女,因为网瘾、打架、厌学、出走甚至一段早恋,而被父母送进这所军事化管理的民办学校。正处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有一些多多少少的叛逆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是不是出现了叛逆心理、行为的时候就该被送去“矫治”呢?到底都什么程度应该被“矫治”呢?怎么才算是“矫治”成功呢?  
  教育问题,这些年来一直是社会关注的民生热点问题,尤其是游离在社会边缘的“边缘少年”的教育问题,是教育的重中之重的问题。既然如此,那么,中国教育如何拯救中国式“边缘少年”?          
 
 四、如何拯救中国式“边缘少年”?(下)      

 10.谁来拯救中国式“边缘少年”?
 11.如何拯救中国式“边缘少年”?
 
 (【田园泥土香教育温馨提醒】  本博  作品  为原创  禁止抄袭  侵权必究  转载  联系 QQ 837966260;我们知道  尊重他人  就是尊重自己  谢谢您的合作  如转载  请注  博文  来自于  “中国教育人博客 田园泥土香教育 ”  字样


附录    

     
郑州戒网瘾学校教师多无证 有学员靠自残解脱_新闻_腾讯网
14小时前- 郑州戒网瘾学校教师多无证 有学员靠自残解脱各地新闻中国广播网 [微博] ... 央广网郑州6月22日消息(记者李凡)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因...
news.qq.com/a/2014062... 2014-06-22
- 百度快照 - 80%好评

河南19岁少女培训班顶嘴被老师“加训”致死_网易新闻中心
14小时前- 19岁少女在培训班顶嘴被老师“加训”致死... 2014年5月19日晚11时多,19岁的河南新乡少女...但是一想到孩子曾经跪地求别打了,他却转身...
news.163.com/api/14/0... 2014-06-22

北京戒网瘾机构乱象:手段五花八门 超9成体罚学生

戒网瘾机构的高度关注,而诸如这样的悲剧已经不止一次发生,在媒体报道的多例类似案件中,戒网瘾机构9成涉及体罚,导致多名学生死亡。为何... 记者走访了多家戒除网瘾机构,发现各家机构采用戒网瘾的方式可谓五花八门。[详情]


-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