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泥土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原创】敢问中国学校教育路在何方?(一)
浏览数:1 

           【原创】敢问中国学校教育路在何方?(

 公元2012年5月5日上午11点19分,大孝感论坛官方微博上有网友发了一张孝感一中高三学生在教室内打吊瓶的照片:
 一边打氨基酸补充能量,一边复习的“壮观”场面传遍网络,于是乎,在社会上引起轰动,被调侃为“史上最牛吊瓶班”、“史上最刻苦班级”,大大刷新了古人“悬梁刺股、囊萤映雪”的刻苦学习的历史纪录。结果,如此勤奋、刻苦,高考成绩无一人达到一本线。
 为什么呢?皆因中国高考太疯狂!
 在我们中国每年的6月,最能牵动人民神经的大事莫过于高考。高考成为改变许多人命运的转折点,十年寒窗、金榜题名、光宗耀祖——
 学生们为高考疯狂复读;
 老师们为高考疯狂办班;
 父母们为高考疯狂忙碌;
 商家们为高考疯狂促销;
 为此并创造岀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中国式“复读教育学”、中国式“复读教育经济学”;除此以外,我们还创立了一门学科——“高考天问”科。
 如今的高考已经成为一个疯狂的“产业”,一个能展现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业绩的平台“事业”。有人为此升官发财、飞黄腾达;也有人为此不堪回首、抱憾终生;但是没有人关注学生的能力、学生的素质、学生的生命,所有人眼里盯着的只有“分数”,只有“一本线”、“清华、北大”。
 湖北孝感“吊瓶班”展现的正是中国学校教育的现状。然而,如此刻苦备考的“吊瓶班”50多名学生,在今年的高考中却无一人达到一本线考上重点大学。校方称今后不再集体打吊瓶,并表示正在反思。
 我们不禁要问?
 学校到底是要反思什么?
 是氨基酸打的少?还是营养没有打进脑子里?
 实际上,我们最需要反思的是中国教育的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领导者,而最需要“打吊瓶”的,不是别的,则是我们中国学校的现形的“考试”教育!
 所以说,为了防止来年出现更多吊瓶班,我们中国的“考试”教育急需输“氨基酸”、输“鸡血”,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考试方式,已经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
 其实,孝感一中高考成绩无一人达到一本线,只是个伪命题。我们在指责他人信奉应试教育的同时,自己又以应试教育作为衡量的标准。“吊瓶班”不只是一场舆论的喧哗,更应该引起各界的反思,应试教育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学校教育路在何方?
 人们不禁要问,我们“刻苦”的传统是不是有问题?难道为了上大学,就一定要做范进吗?
 现实中的矛盾是很难解的。一方面,分数一直是教师、学生、家长、教育管理者的“命根”。另一方面,众人又都在反思和觉醒,现在的学生没那么听话了,家长也不会对学校唯唯诺诺了,社会对教育问题越来越敏感。分数和素质,教师们夹在中间仿佛在走钢丝,他们在犹豫,迟迟不敢跨出一步。
 试问?
 谁来给我们的教育输输“鸡血”?
 谁来给中国的“考试”教育打打“吊瓶”?
 中国的教育到底怎么了?
 中国的教育将走向何方?
 我们的教育将走向何方?
 否则,还会有更多的吊瓶班出现。也许到时候不打氨基酸了,改打激素、兴奋剂了,最终受害的是整个社会、整个民族!
 今天为什么有以“敢问中国学校教育路在何方”这个话题呢?是基于下面几个方面的原因。
 
 原因之一:是谁规定的不是前30名不能当学生干部?
 9月14日《齐鲁晚报》报道:聊城一所中学贴出学生干部选拔通知,该学校选拔学生干部的要求除选拔程序等具体要求,还规定申请加入学生会当学生干部必须“形象好,品学兼优,入学成绩在本班30名之前。”(不是前30名不让当学生干部 聊城一中学选学生干部规则引争议 2012年9月14日《齐鲁晚报》)  

试问?聊城一中选拔学生干部的游戏规则是谁规定的?
 毫不犹豫的说:“不是前30名不能当学生干部”就是教育的“歧视”、新“歧视”、有的特色“歧视”!
 再问?这是什么样的教育?这是那个国家的教育法则?
 
 原因之二:家长为何花钱买的领导“批条”是假的?
 9月7日《海峡都市报》报道:黄先生为让自己的孩子上名校,找关系买花万元买了一张领导“批条”,后发现被骗,原来所谓的领导“批条”是假的。和黄先生一样,莆田还有多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上当受骗。(2012年9月7日海峡都市报 莆田家长为上名校纷纷花钱买批条 被骗万元)
 
 原因之三:18岁的优秀少女开学次日为何跳楼身亡?
 9月4日,开学的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就读名校、成绩优异、长相漂亮的18岁无锡女孩君君(化名),从楼顶跳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直到最后一刻,她的身上还背着一个黑黄相间的书包……(2012年日9月5日《现代快报》18岁的少女开学次日跳楼身亡)
 “君君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长得也很清秀。”老阿姨告诉记者,当年小丫头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上了无锡一中,一度是小区里的“传奇”。今年君君上高三,成绩依然很好,对人也非常有礼貌,见到她总是阿姨、阿姨地喊得很亲热。没想到,这个孩子最终却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实在太可惜。
 既然如此,那么,18岁的优秀少女开学次日为何跳楼身亡?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说,君君因为某些原因不开心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之前割腕被家人救了回来。这次悲剧发生前几天,君君还和妈妈说人生没有意思,不想去上学。”(9月5日《现代快报》)
 
 原因之四:儿子20张证书为何难敌一奥数奖?
 据今年9月1日的《武汉晚报》报道,“儿子20张证书难敌一奥数奖,母亲泪洒择校现场”——
 41岁的刘秋燕是武昌铁路系统的一名职工,之前曾在水果湖一中当过老师。儿子全面发展,是老师眼中的优等生,但在小升初择校过程中,因为没有奥数证书,“老师瞧都不瞧一眼”。“难道这么多年我对儿子的教育错了吗?”昨天,家住武昌铁路小区的刘秋燕专程和记者相约,倾诉心中的困惑。
 报名老师见严子凡没有奥数证书,便不再理他了。
 刘秋燕说:“当时有个小孩正好来报名,有很多奥数证书,老师看到了眼睛都亮了,赶紧让他到校长办公室去。而我儿子,他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备受打击的刘秋燕当场哭了。“我实在没有想到,儿子在这里会受到如此待遇。孩子20多张证书,难道比不上一张奥数证书?”(2012年9月1日武汉晚报)
 10门功课全是“甲”难敌一个奥数奖,20张“重量级证书”难敌一个奥数奖,奥数证书为什么这样“傲”?

 原因之五:小学入学缘何逼哭校长?
 小学入学缘何逼哭校长?
 只因为225个学位接到700个条子,小学入学不仅考验家长和学生,甚至把一热点学校的校长都难为哭了。(小学入学逼哭校长:225个学位接到700个条子2012年08月28日 大河网)
 
 原因之六:分班潜规则何以“不能为外人道也”?
 据今年8月16日的《扬子晚报》报道,分班潜规则何以“不能为外人道也”——
 虽然还有半个月才正式开学,但是对于很多新生家长来说,已经在到处打听“分班行情”,甚至到处托关系,想尽可能照顾到一个“好班”去。调查获悉,其实从幼儿园到高中,各个年龄段的新生分班都各有自己的潜规则,有些规则是“不能为外人道也”。(2012年8月16日《扬子晚报》)
 
 原因之七:校长想说实话,为什么千万别公开我的名字?
 曾几何时,《中国青年报》上有一篇名为《“我想说实话,但千万别公开我的名字”——部分“县中”校长戏称自己“人格分裂”》的文章。文章以手记的形式如实地道出一些校长的原话——
 “对现在的教育,我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但是你得保证不在报纸上暴露我的名字。”这是这几天记者在采访“县一中”时听到老师、校长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一位校长悲哀地说:“我们的学生和老师就是‘死拼’,但是,这样拼的结果培养出来的不是人才而是废才。”
 有一位校长则无奈地说:“别人说我们培养出来的孩子高分低能,没有后劲儿,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我们的精力也就这么多,确实顾不上来啊。”
 在这种情况下,教育办成了两层皮:教书是真、育人是假。
 有些校长戏称自己已经“人格分裂”了:会上头头是道地讲素质教育,会下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升学率最高的学校。“别人说我们培养出来的孩子高分低能、没有后劲,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的精力也就这么多,确实顾不过来。”河北的一位校长无奈地说。(《中国青年报》2005年2月18日)  
 正如,江苏的一名特级教师校长更是深情地说:“我深深地为我们的教育感到悲哀,我们的教育已经病入膏肓了。”
 是呀,为什么许许多多教育一线的工作者们披星戴月、兢兢业业、鞠躬尽瘁地奉献青春和热血,而内心却总是痛苦?
 尤其改革开放的今天,我们的教育却“造就”了数千万的“差生”,着实令人费解!悲哉!哀哉!可怜的孩子们!
 这些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是异化的“考试”教育吗?
 是异化的“分数”教育吗?
 中国的教育到底怎么了?
 中国的教育将走向何方?
 我们中国的“考试”教育是否应该打“吊瓶”?
 谁来给中国的“考试”教育打“吊瓶”?
 现在,我们学校的教育如何解决天下第一大事——13亿人的“百年树人问题”?

 今写此文的目的并不是要否定或贬低中国学校教育制度发展,毕竟,现在中国教育,她在中国社会发展中有过不小的贡献,只是随着社会发展到今天,它已是问题累累、千疮百孔、病入膏肓。

  我曾在中学教书多年,深知一线老师的种种压力和痛苦,痛苦得使自己的“教育的方向”,越来越偏离“教育的轨道”;痛苦得使自己的找不到“教育的方向盘”;痛苦得使自己明知这条道路有问题却还走;痛苦得使自己的只能随大流不断将教育之“车”往前冲;痛苦得使自己的工作比以前更尽心、更尽责、更努力、更刻苦,但学生、学生家长、社会的却越来不越认同、越来不认可……
   为此,今借【新阅读征文】活动时间的再次延长之际,就以“敢问中国学校教育路在何方”为题,根据所见所闻及其上报道中所涉及的内容,探讨一下“敢问中国学校教育路在何方?”
来个“抛砖引玉”!希望能引起更多的学校中的教育工作者、家庭教育的践行者及其社会有识之士、有志之识,来共同来思索、探讨中国教育发展之路、改革之路。

 更希望更多师者、家长和有良知、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开始思考、关注和呼吁“教育”这个天下第一大事——13亿人的“百年树人问题”!
 既然如此,那么,现在我们到底需要的什么样的教育?我们中国学校的教育路在何方?  

 1.是“分数”教育?还是“生命”教育?
 9月4日,是全国各学校开学的第二天,18岁的优秀少女因为“人生没有意思,不想去上学”而跳楼身亡。
 现在,我们的孩子为什么想开学又怕开学?想学习又怕学习?  想开学,是想逃避父母无休止的唠叨,怕开学是天天顶着“分数”这个巨大的压力,被评比、攀比压得岀不过气来。
 想学习,是孩子的天性,怕学习,是学得痛苦,学得难受,学习是父母的面子、老师的政绩、学校炫耀、不是为了自己而学习,所以18岁的优秀少女在纠结中,方知“人生没有意思,不想去上学”才跳楼身亡的。
 《圣经》云:人世万物皆有准时——播种有时,睁开有时,花开有时,凋谢有时。
 也就是说,养育我们的孩子,就像睁开,就像花开,需求工夫,需求我们静下心,渐渐来,不要急。
 据媒体报道,现在为什么有哪么多小朋友用红领巾结束自已生命,难道是一时的想不开吗?在他们心灵里,学习特别苦、特别累,不知道为什么而学习?宁愿下地狱也不想学。
 曾记否?
 今年6月10日成绩优秀的乌鲁木齐复读女生,因为总是想到自己高考失利,在卖掉书本后,从自家5楼纵下,最终跳楼身亡,让她外婆撕心裂肺的哭声在楼道里回荡、并“将小芳的一只运动鞋紧贴在胸口,边哭边念叨。”留下10多年与她相依为命的、靠打扫卫生的且捡垃圾供她上学的妈妈。这是高考之后,白发送黑发生命的悲剧。(复读女生高考失利 卖掉书本后跳楼身亡 2012年月11日 亚心网 )
 6月27日,是今年高考放榜日子,19岁的高三考生燕子(化名)在解放西路口湘江水域跳江自杀。直至昨天下午5时许,家属接到明阳山殡仪馆通知,称燕子的遗体在三汊矶大桥下游附近的江面被发现后送到了殡仪馆。跳江前,燕子告诉自己的好友小慧,“这些年过得很累,想跟爸爸一起走。”而燕子的父亲前年已经过世。(20126年6月27日,红网(长沙)女孩三次高考失意后跳江自杀 称这些年过得很累)
 教育的本质是让人学会做人,学会做好人,做文明人,关心他人、关爱自己,珍重自己的生命、珍重他人的生命,做对社会有用的人,如果受教育的人都变成这样,都变的文明,对社会有用,那么国家自然会蒸蒸日上、繁荣昌盛,良性循环就会形成:民强国富、国富民强、民强国富。
 可是,我们现在的教育并没有完成这样的教育的使命,据众多媒体报道:有的孩子因为父母的“唠叨”、老师的“嘱咐”,要么自杀、要么他杀;有的孩子因为头发的长短与学校的规定不符便会命丧黄泉;有的大学生为了论文的写作,便从N楼向下作自由落体运动;有的学生因为……
 悲剧的发生,是心酸还是心痛?是心碎还是心寒?
 是什么让孩子高考失意跳楼身亡?跳江自杀?
 是“分”的教育?!
 是“存分数、灭个性”教育!
 也许,我们的学校教育教会了她很多,但恰恰没有教会她怎样不畏惧生。所以,无论如何,都应该以教育的反思——
 反思什么?
 反思我们的教育到底是“分数”教育还是“生命”教育?
 反思我们家庭、学校“生命的教育”的缺失?
 关于教育的生命重要,我们的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说得好“生命不保,何谈教育”,这是我们教育应当必须共同遵循的教育准则。
 是的,人最宝贵的是什么?
 是生命:我们常说“假如我有来生,我会记得我所有今生的错,到来生,我不再去犯那样的错,但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有让自己亲历的来生,我……”
 是生命:生命是智慧、是力量、是财富、是制造、是生产力是一切美好情感的惟一载体,离开生命,万事皆空。
 但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们岂能不珍贵?
 可是,近年高考前后的青少年自杀事件频发,“透视”出当代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对生命教育的缺失。
 目前,我们的青少年群体对挫折和压力的应对能力低下,家庭、学校及社会应该重视,“生命教育”虽说不是一门专门的课程,但是要渗透到学校,所有的教育教学活动中去。
 人的“生命教育”不仅是一切教育的前提,而且还是教育的最高追求;“生命教育”不仅只是关心今日生命之享用,还应该是关怀明日生命之发展。所以说,“生命教育”也是重要教育理念。正如,教育部所说,生命何教育
 其实,生命教育是一项涉及到学校、家庭、社区和全社会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要注重学校、家庭与社会相结合,形成生命教育的合力。并正确处理青少年在学习和生活中出现的各种矛盾和问题,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防患于未然。
 同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开设“生命教育”这门学科。
 这就要求我们的媒体大力宣传、呼吁“生命教育”的意义、“生命教育”的重要。
 让我们的孩子有一个健康、阳光、向上的心态!
 让我们的孩子知道——
 人,没有了“命”,要“分”干什么?
 榜上无名、脚下有路;三百六十行、行行岀状元;不以“分”喜、不以“分”死。
 要让我们的孩子知道“生命”的教育,是教育的重中之重,“生命”的教育是高于“分数”的教育。
 要让我们的孩子,在知道“生命”的教育重要同时,“培根”的教育的重要性,那么中国教育的“根”在哪里?    
                 

 2.是“枝”的教育?还是“根”的教育?
  今年5月,媒体的一则消息使湖北孝感一中在全世界出了名。该校高三(3)班学生集体在教室挂吊瓶,一边打氨基酸补充能量一边复习的“壮观”场面传遍网络(配了照片),立刻在社会上引起轰动,被调侃为“史上最牛吊瓶班”、“史上最刻苦班级”,大可刷新古人悬梁刺股、囊萤映雪的刻苦学习的纪录。
 然而,如此刻苦备考的“吊瓶班”50多名学生,在今年的高考中却无一人达到一本线考上重点大学。校方称今后不再集体打吊瓶,原因在于并表示正在反思。
 我们不禁要问?
 学校到底是要反思什么?
 是氨基酸打的少?还是营养没有打进脑子里?使一本线“全军覆没”?当然教育并不是上一本线,而是说明一个问题,正如农民种庄稼,如此勤奋为何却打那么多“粮食”?
 现在的中国教育,之所以出现“打吊瓶”这样的教育,完完全全是教育的“异化”在作秀,你看?我们多勤奋、多刻苦、多努力,堪称新时代的“头悬梁锥刺股”,所不同的是古人的用的是一根没有“营养”的绳子,而我们的则是用的是高科技的“氨基酸”管子,常言说,“出水要看两腿黄胶泥”,结果是一本线“全军覆没”。
 为什么现在高科技的“氨基酸”管子,却打不过古人的无“营养”的绳子?
 “氨基酸”打在孩子的“身”上,没有打在孩子的“心”。
 在犹如农民给自己的庄稼施化肥,让肥料打在植物“叶”上,却没有打倒植物的“根”上,打的多了还容易“受伤”,轻的枯萎、发黄,重则倒伏、死亡。
 教育是“培根”的教育,不是打“氨基酸”式“浇叶”教育。
 记得台湾学者龙应台写过一本《孩子你慢慢来》的书,其实教育的规律最要紧的就是“慢慢来”。
 韩愈说:“无望其速成,无诱于势利”。
 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不同,是在于是“培根”还是“浇叶”。种树的秘诀是,着眼于土地下看不见的部分,深深地扎根,至于上面的枝干、花叶,则“顺木之天,以致其性”,随其自由舒展,不横加“矫正”。根深,干自然就直,枝叶就繁茂。教育的“根”有三条:兴趣、积累和习惯。最平凡无奇,最简单,最后素质和分数双丰收的赢家,坚持的无非就是这些。
 而我们现在的做法和教育的这些规律背道而驰,一棵树根基肤浅,基础薄弱,辛勤的“园丁”不闻不问,当土上面的新芽刚冒一点头,立刻浇水、施肥,紧接着便“绳索相加,镰刀上阵”,唯恐它长得不直、不高、不合乎规范,精雕细琢地去“修剪”。如此植树造林树岂不速朽?覆树之下,岂有完叶?
 纵观当今各式样的教育,是要分,不要命。
 这并非耸人听闻,痴心的家长也总相信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其实每年总有一部分走火入魔的。往死路上逼孩子,决不是没有风险的赌局。精神失常、弑师、自杀的例子,新闻里隔几天就有报道。对公众来说已经被刺激得快要麻木,对每一个家庭来说却是百分之一百的重创。相比之下,在停电时撕书,或者在升旗仪式上发表演说抗议的抗争方式反而相对温和,看来值得鼓励才是。
 教育的根在哪里?
 朱熹,宋代的教育大家,他的教育思想博大精深,其中最值得关注的,一是论述“小学”和“大学”教育,二是关于“朱子读书法”。对于办学理念,说过一句很有道理的话:“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成为历代教育家对于教育原则的一个很重要的认识和警惕:一潭水要保持清洁不败,就必须补充活水,换掉污水,否则就会成为一潭死水,腐臭不堪。
 教育一旦变成一潭死水,鲜活的人放进去滚一遍,出来就全身的腐臭气。这所谓的“教育”也就完了。这国家和民族,也就必败无疑了。
 所以说,中国古代像样一点的书院学堂,门前都一定要做一个“泮池”,这不是古代让你来照相的风景点,而是提醒办学的人及学生:教育要不断输入优秀人才,并淘汰落后人才。教师学生都一样,需要认真选择和淘汰。就像水塘要不断排除污水,输入清水一样,这是教育保持品质的基本常识。后来有点历史的大学,也保留了这个传统。如北大的“未名湖”不是湖,而是“泮池”,来自于京师大学堂开办者没有忘记中国教育的“道统”。
 大儒之所以借水之清澈,那是因为有源头活水不断注入,并暗喻人要心灵澄明,就得认真读书,时时补充新知识。因此人们常常用来比喻不断学习新知识,才能达到新境界。人们也用这两句诗来赞美一个人的学问或艺术的成就,自有其深厚的渊源。我们也可以从这首诗中得到启发,只有思想永远活跃,以开明宽阔的胸襟,接受种种不同的思想、鲜活的知识,广泛包容,方能才思不断,新水长流。这两句诗已凝缩为常用成语“源头活水”,用以比喻事物发展的源泉和动力。
 教育的根就在于教育的“活力”。
 什么样的“活力”?
 新知识的“活力”!
 新思想的“活力”!
 爱生命的“活力”!
 爱他人的“活力”!
 此乃教育的“根”之一也!
 教育的“根”在哪里?
 记得陶先生在1927年元旦来临之际,饱蘸激情地写下了《我们应当向谁拜年》的名篇:
 “我们充饥的油盐柴米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御寒的棉花丝绸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安居的房屋所用的木石砖瓦是哪里来的?
 都是从乡下来的,都是乡下人的血汗换来的……我们今天不应该下乡拜年,下乡送礼,下乡报恩吗?”
 从美国学成回国的陶行知本可以在城市里立脚,到北大清华等高等学府谋求让人艳羡的职位,但他满脑子都是乡村乡村乡村,因为他想到乡村去开创一番事业。他认为中国教育的根在乡村,乡村师资与乡村教育,是中国教育的根基与命脉!
 于是,陶行知先生于1927年3月创办并任校长的晓庄试验乡村师范。同年10月,著名教育家蔡元培任学校董事长,并在校执教,且亲书“教学做合一”校训,从此,在南京便诞生了中外闻名的晓庄师范学校,被誉为“中小学教师的摇篮”。
 中国教育的“根”在农村的“田园、田野、泥土”里,一旦我们的教育离开这个教育的“根”,便闻不到“田园泥土里的芳香”,那么,我们的教育就是缘木求鱼式的教育,只能南辕北辙、掘地寻天,这样的教育是“存分数、灭生命”,让孩子们在无休止的考试中失去了“天性、人性、心性、灵性、悟性、理性”,这样的教育到头来将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有何用?
 所以说,中国学生教育的总“根”在我们广阔农村!
 让我们的学生“在劳动中学习、在劳动中进步;在实践中发展、在实践中成长”,这是“体验中学习”,终身难忘!那种“读呀、背呀、考呀;评呀、比呀、罚呀”等“吊瓶式”的枝叶教育是要不得的教育。
 教育发展到今天,教育改革推进到今天,许许多多的问题,从宏观到微观,从教育到教学,还需要我们去思考,去研究,去追问。为什么《中庸》说“道不远人”呢?
 “道不远人”就是说教育之中的“道”,离我们并不远,不要寻觅,就在自己的身边,只要“以身践道”就行,这才是真正的实现“道人合一、天人合一、道行合一、知行合一”中的“体验式学习”。
 此乃教育的“根”之二也!
 此乃正应古人的“暴学三年,走遍天下;再学三年,寸步难行”这个教育我们学生谚语,同时说明了理论跟实践相结合重要性:学习是为了应用,学而不用是无知、是无能。
 是的,无论你读多少本兵书、将兵法书倒背如流,如果你不去实践那只是纸上谈兵,犹如-个人躺在床上学走路,能学会吗?我们目前的中国教育,恰似-个躺在床上学走路的教育。学呀学,考呀考,周考、月考、段考加期考,偶尔还要有若干次抽考,-年有几次考,何人能说得了?这种理论跟实践相脱离、毫不相干的考制造大量的考试分数低、厌学、逃学、辍学的学生,这些被教育学生被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在他们头上戴了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有辱人格尊严的、制造仇恨的“帽子”叫“差生”,然而在来个“不是前30名不能当学生干部”?这不是“差生”歧视是什么?
 这还是教育吗?
 我们为什么不去寻觅我们教育的“根”呢?让我们的学生“在劳动中学习、在劳动中进步;在实践中发展、在实践中成长”呢?非要择什么名校?择什么好班?择……
 我们不禁要问,现在的教育到底是“择校”教育?还是“择师”教育? 如果是“择师”的话?那么为什么说是“择师”?如何“择师”?      )            (未完  特续)
 
 (【田园泥土香温馨提醒】:本博作品为原创,禁止抄袭、转载;侵权必究。)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