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泥土香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幼儿入园难在哪里?如何解决?
浏览数:1 
幼儿入园难在哪里?如何解决?

备受关注的广州市属公办园首次电脑派位在5545654的悬殊比例中尘埃落定,最激烈的是37个小孩子争夺一个学位,堪比公务员考试的拼杀,真为这群刚出生就要接受残酷淘汰规则的小孩子感觉到悲哀。

654是市属公办幼儿园提供的社会学位数目,这是16所市属公办幼儿园学位的七成。机关幼儿园向社会开放学位,这既是舆论不断质疑和推动的结果,也是教育部门为解决所谓的“历史遗留问题”所表现出来的诚意。但问题是,且不说剩余30%不向社会开放的学位到了哪里,16所机关幼儿园总共所能提供的学位数也不过1110个,这更印证了往年机关幼儿园巨额财政补贴的不合理。

更有必要质疑的是,本次包括各区在内的全市公办园所能提供的学位数也总计只有2500个,相对于广州幼儿的庞大需求可谓杯水车薪。然而,此前有关部门表示广州公办园所能提供的学位有上万个,如今缩水到这种地步,该如何解释?虽然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就此解释说“因公办园认定有差异”,这个说法显然很难苟同。难道当初的“认定”是马虎了事?还是说所谓的“认定差异”是为了掩饰某些群体坚决不肯把学位吐出来的事实?要知道,几千个学位就意味着几千个家庭的希望,岂能如此说辞轻易推搪?况且第一次电脑派位就出现这种“口头违约”情况,明年怎么办?

综上所述,让我们从深层角度来揣测和厘清这个电脑派位决策是如何完成它的“奇幻演绎”的?第一,学位数从承诺的上万到事实的几千之间悬殊可见,此次公办园公共化的博弈过程中利益集团的势力过于强大,或者说学位所能获取的利益过于诱人,以至于承诺不了了之。第二,通过电脑派位,公办园的存在一下子增加许多合理性。电脑派位虽说表面公正,暗地里是怎样的不得而知。但它的出现,至少让公办园的巨额投入得到了更多的赞成票,因为每个家庭都有了侥幸进入这个“特权圈”的机会。只要有机会进入“特权圈”,还会嫌政府对某些机关幼儿园的投入太多吗?

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也不讳言公办园学位太少,会扶持民办幼儿园,实现“公民并举”,呼吁家长们考虑其他的入园途径。然而,另外一组数据摆在面前,以2012年的数据作为对比,一边是8所机关幼儿园每年8000万左右的财政补贴,一边是广州总共3.05亿元的学前教育预算。如此偏颇的投入,如何能解决好幼儿入园的问题?

公办园的角色是保障幼儿基本的入学,民办园是为学生更多的选择和机会。“公民并举”应是合理的发展路径,这就要求,学前教育投入要真正用在每一个幼儿身上,而不能偏向机关幼儿园,这还要求明确公办园民办园的具体分工,并为其提供充分的资金和政策保障。



 
 
 
在线客服